博客日志


关于暗黑3公测(Diablo 3 Open Beta)

posted Apr 22, 2012, 3:10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 updated Jul 1, 2012, 7:51 PM ]

玩了一天半,除了第一个法师12级之外,其他人物全9级。结合D2的经验(我没怎么玩WOW),说一下感觉。转载请注明,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更新:正式版野蛮人和法师已经60级了,巫医40尼姑30,稍微更新一下这篇文章。

经验值

等级越高下次升级所需经验值越多,手头没有数据,反正9级之后升级就越来越难了。为什么呢?因为和WOW一样,引入了完成任务加经验的系统,好处就是打到一定阶段等级都会大概差不多,制作起来好控制整体节奏;坏处可能是带小号更容易?不过这种游戏本来就很难处理带小号的问题,反正一般人顶多只会有5个人物。总之整体节奏应该会是按照设计好的感觉,以差不多的等级逐渐通过所有难度,估计Infernal之前大概差一点60级吧。不过不知道Ladder会怎么设计。

更新:

1、小号升级最快的方法是1带3开班,其次是自己solo,歪门邪道是多人挂任务经验,1帮1无效率(不过可以跳任务,比如我的武僧18的时候从Kulle任务链直接跳到诅咒之塔,打diablo正好25级)。
2、D3没有Ladder。Bold move。
3、Inferno拼错了。

技能

装备和技能是这类游戏的核心,虽然抱怨很多,但公平地说,D2的技能树系统是很落后的,如果正常打的话,中期相当郁闷——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只有一个build成型的几个时间点有点爽(比如冰封球女巫,lv 10-30会难过的想哭,lv 30获得冰封球大爽,然后又越来越困难),可以说大部分时间相当无聊。现代游戏不能再这么设计了。D3里每个升级都会解锁1-2个新要素,鸡肋虽然不少,但应该说每两个升级总会有点值得玩的东西。这样玩起来整个过程都会有趣得多。

技能攻击力完全和武器DPS挂钩,这样显然也更便于控制游戏节奏(因为DPS和等级是相关的,某个等级范围只能使用某个等级的装备)。从火炬之光的经验来看,如果搞DPS系和绝对值系两种系统,最后一定是绝对值系沦为鸡肋,原因很简单,如果绝对值系效果跟DPS系到了顶级仍然不相伯仲,还打个屁装备啊。这样,如果是不能洗点的话,注定没人修绝对值系;如果像D3一样灵活,那么可能好一点,但绝对值系最终也会被完全放弃。这样,技能和技能之间的高下之别就更小了,在不断更新的过程中,很可能真的让技能相对平衡。不注重PVP也有助于实现这个目标,毕竟同时平衡PVP和PVE难度太高了。WOW在这个问题上遇到的困难,会因为D3的高伤害而进一步扩大化。

目前的符文系统的本质就是技能的数量乘以5——不同技能和符文的搭配,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新技能。因为各种技能之间的互动关系,最后肯定不会胡乱搭配,而是会形成一些最好的build,但这些build的数量应该会比D2多很多。(说到底,D2最后不就一个鸡腿Paladin么……)

目前可以装备cooldown分别计算的6个技能(beta只能解锁到4个),但不鼓励战场上的技能切换,不但没有热键支持,而且切换有冷却时间。这个个人觉得有点过了,有冷切时间无所谓,但至少要支持多套技能组合,不然只是增加无谓的手动操作而已。

更新:

1、以上基本言中。
2、通过拍排行可以轻松获得目前等级的顶级武器,加上宝石,可以轻松跳任务练级。
3、当时我不知道Naphelem Valor系统。不过加上一键切换技能、一键换装,再加点自定义宏就能WOW了……按键精灵IMBA。

装备

从Auction House上来看装备系统会有足够的复杂度,不过beta里只有三种:普通,魔法,和稀有。普通物品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只能卖2块钱,没必要浪费时间捡取。魔法和稀有的区别只是附加属性的数量不同,这类物品的作用是被铁匠回收成素材,因为掉落装备的属性数量大部分不如打造出来的物品。

目前普遍反应Beta掉落率无惊喜,我目前所有黄色装备全部由首杀骷髅王老李掉落。老李一般会掉两蓝一黄,运气最好的一次是三黄两蓝;非首杀很遗憾,没有掉落任何黄色装备。有人说是Beta刻意降低drop rate,我倒不这么认为,毕竟打到骷髅王,不看剧情一个小时,看剧情一个半小时(第一次玩探索多点大概会到2个小时),虽然地形更加复杂,但地位只相当于D2中的血乌鸦。当然,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希望正式版掉落能提高一些,打了两天,非首杀没有掉落一个稀有装备,多少有点无聊。如果这样设计的话恐怕D3最后就全是带小号玩首杀了。

武器设计感觉有点奇怪。因为不是直接抽出家伙就砍,法师拿着一把高DPS的剑,打出来的法术远胜法杖,多少有点奇怪。说起来,刀啊剑啊木棒啊javalin啊,完全感觉不到区别,这点多少让人有点不满。当然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设计,D2里的武器专精、装备对加技能点这些做法没法用在D3上,这也许也是没办法的事。

关于装备和属性的关系还需要继续研究。

更新:更高难度击杀boss不算首杀。还有,游戏核心是NV系统,这不是Beta所能梦见的。

职业

个人习惯左键群伤右手高DPS,估计大部分也会这么做吧?以下人物按照上手时间排列。

法师

群伤如果是消费技能,面对众多敌人会很无力,所以左手用了闪电。群伤当然要范围大点才好。右手的爆炸其实挺好的,但大多数时间闪电都能应付,还是用冰冻来解决精英怪。辅助的护甲、Nova都很简单易用,敌人冲上来施法就好了。顺便说一句,男法师的表情很欠扁。正式版很可能用这个上手,因为跑来跑去AOE的人物会很好用,而且执政官技能可能会很帅。

更新:亲闺女!速升级主力技能刀墙。

巫医

获得吹剑三连发之前很郁闷,总感觉没有有效的杀伤。有了符文之后,吹箭和蜘蛛都可以一用。火蝙蝠虽然好,但初期mana不够用,还是一直用大AOE那招吧。辅助的僵尸狗不是很能抗,加智力那招技巧性很强。总之是个技巧性角色,用起来感觉不太爽。虽然我个人很喜欢这种看上去有点邪恶的职业,但不如D2里的死灵专业,万金油型的角色我并不是很喜欢。

更新:隐藏职业。

僧侣

肉搏的万金油,几路拳法没什么太大区别,精神加的很快。神龙摆尾crowd control也不错。辅助技能有致盲甚至还有治疗。男僧侣的人设我很讨厌,但非常喜欢女僧侣(尼姑?),尤其是发型……因为是第一个肉搏角色所以感觉还挺爽的,没像样的武器也可以瞬间打死大量敌人。但范围攻击看起来不如野蛮人,第二个上手角色可能会选野蛮人。

更新:正在玩,感觉很好。

野人

范围攻击很好用,高DPS攻击可以附带AOE,也很好用;跳跃对跑路帮助不小。唯一的弱点就是对boss的时候,因为药瓶有cool down,扛不住了只能打游记,有损野蛮人的脸面(嗑药也是勇敢的一种表现……)。要组队的话我很愿意用野蛮人。感觉上D3吸血的作用要小于D2?如果中后期也这样的话野蛮人就不好混了。

更新:首发人物,目前solo卡在A3 Ghom。

猎人

从人设上就不喜欢装酷的恶魔猎人,技能上这种远程射射射的角色感觉也很无聊,上手之后还是这种感觉。没有像样的AOE,输出技能连射挺不错的但并不比法师的冰柱更好,无敌、翻滚之类的辅助技能作用也相当辅助。如果在火炬之光里射手的输出可能会强过法师,但D3目前没有这种感觉。而且从D2开始我就讨厌陷阱系的技能。

更新:正式版没碰。

难度

这点没什么好说的,beta难度只体现在首战骷髅王的时候,然后等级高了,整个beta挑战性最强的骷髅王就变成了沙袋……没办法,毕竟和sc2不同,beta的目的不是平衡性(D3主要平衡性在后期,这个没法也不用拿出来测试)。因为系统改变了,画面很好,乱七八糟的剧情也不少,所以通常战斗不会觉得无聊。不过还是希望正式版就算在普通难度也具备一定的挑战性。

更新:有AH,全程无压力。炼狱各种苦逼。You are not prepared.

画面

不知道说D3画面不如火炬之光2的家伙是怎么想的。细节非常出色,整体风格也继承了系列的主题,虽然我本人希望看到D3里出现彩虹和野花……英文名称里又没有“暗黑”。物理效果不错,尤其是野蛮人的打击感,表现得很好。FPS似乎和SC2一样,随着版本的提升是一路下降,正式版还是在windows上玩吧。

音乐、语音、音效没什么好说的,Blizzard一向都是一流的水准。Leah看到叔叔蹦起来的样子很萌。

更新:Windows和OS X下效率差不多,和SC2截然不同。Windows下竟然蓝屏好几次。

操作

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设定。把最常用的技能绑定为技能1,同时技能1热键设置成空格,似乎是缓解疲劳最有效的方法。当然左键最好绑一个非目标制定类的技能,这样万一被围了有利于从最佳路径逃出去。

更新:非常喜欢这个设定。

多人模式

测试了一个野蛮人从头走到骷髅王,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等级升到8级半。感觉上单人和多人获得的经验几乎是完全相等的,这点做得真是不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13级的僧侣加入了游戏,不是说某个章节会有等级限制么。

四个低等级的角色洗地板如同无双割草,AOE技能随便发就行了。打Leoric特意死了一次试试什么效果。如果立刻复活的话貌似会回城,同时无法再次加入boss战;否则可以等一会儿如果没团灭的话还能复活。目前只有一级以上的装备耐久惩罚,不出意外的话高难度会有更严厉的惩罚。

我觉得一路跑过去触发关键任务是学雷锋树新风的表现。

更新:不喜欢野战,碰到垃圾队友费劲,碰到强人觉得无聊。不是那种非要抱强人大腿MF的性格,本质上更喜欢solo。顺便说一句,贴吧上看到一个叫funnyrabbit的找人组队,结果加了好友之后,除了炫耀装备之外,不但一次没找我组队,而且我找他组队一直推三阻四,而且进他游戏还唧唧歪歪。这种傻逼神经病果断拉黑,玩游戏也能看人品,这种人在生活中估计也是不肯吃亏穷算计的主。去死吧混蛋。(是的,生活中碰到混蛋我也是直接拉黑无视。)另外游戏里大部分人都不错,比如D3认识的Seven,SC2认识的DotaKing等等。funnyrabbit这种混账王八蛋其实是很罕见的。

脱节的国度(转载,原文已删除)

posted Jul 27, 2011, 1:37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谢罪呢,我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还是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刚开始工作时候的一点经历

posted Jul 22, 2011, 1:40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一开始一个月税后1200块钱,在一个工厂的研发中心做VOIP。刚开始是选一个议题做presentation,互相内部培训(我选的是基础音频知识),然后分组,我的小组做STUN。(简单地说,STUN就是NAT穿透的一个方案,相对简单地帮助点对点建立SIP连接,以便进行真正的VOIP对话。)工作内容主要是看RFC,然后进行网络相关的编程,编写测试用客户端和服务器。这段时间大概4个多月,然后公司决定做MP3开发(拿到了一个项目),我就被调到了MP3的小组,无聊地看了一堆需求文档,然后被送到深圳培训。(地点是汉廷苑酒店,我是北方人,当时深圳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后来在深圳呆了2年不提。)培训是SigmaTel原厂,讲解内容就是他们的SDK,进行了三天,现在看来是颇为豪华的培训了。其实不给培训,凭SigmaTel的开发环境、文档和Sample Code,上手也没问题;但是我担负着回去之后内训的任务,应该说这三天的集中培训帮助很大,因为我可以拿讲义再讲一遍,别人能快点上手,我自己也能加深理解。然后就是开始做,直到出货。我要说的主要是起步,所以后面的不提了,总之总结一下,以我的情况,无论是VOIP还是MP3,文档、sample code齐备,上手确实不是问题。

此后我做的东西,包括iOS开发,也都是文档+代码入手,以实际项目或练手项目操练。印象中,从专做外包(对内或者对外)的公司开始起步的程序员,则一般都有师傅带,因为任务要求立竿见影。

DDFF吐槽

posted Apr 2, 2011, 6:59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纷争2设计非常失败,000作为攒KP打素材的地方,跟飞空舰比,毫无挑战性可言(lai strike build一路杀过去就好了,而且还能设定rules,不知道SE怎么想的);迷宫模式就那么几个破装备,又臭又长又坑爹,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arcade一如既往地垃圾。总之少了飞空舰这种灵魂模式,谁想重温才会打迷宫吧。比起纷争1 200小时+的游戏时间,本作几十个小时就可以封盘了。就算说PVP,玩的也是技术而不是套装,我lv1居合流就能打败130级绝望卡奥斯,那又何必收集各种道具呢?

假设你现在是秦朝记者,请你报道“焚书坑儒事件”

posted Mar 9, 2011, 6:29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 updated Mar 9, 2011, 6:33 AM ]

某报社招聘,考题是:假设你现在是秦朝记者,请你报道“焚书坑儒事件”。

一应聘者答题:《篝火晚会意外发生特大事故》——三百儒生不幸遇难,30万册先秦珍贵古籍被焚毁。秦皇赶赴现场指挥抢救,沉痛哀悼死难者,严厉要求查办失职部门,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显然,此人远未够班。



参考答案如下:

1,喜气洋洋迎新春,始皇帝与帝都数万群众欢度节日,并施放了焰火,表达了对新年的美好祝愿!始皇帝并赋诗一首“我来晚了”,在场群众无不感动,纷纷表示生作帝国人,死作帝国鬼,哪怕去一夜的地狱也幸福。

本台记者采访了群众吴茂二:吴茂二作幸福状,大喊我操五分

2,据本台刚刚得到的消息,晚会上学员儒家弟子孔老二痛斥先秦诸子的精神毒害,在与有道德血液的群众一起焚烧与时代潮流不符的文学作品时,引火导致小事故,始皇帝立即在白忙中穿牛摆轮的靴赶到现场并指出,抢救受伤群众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不放弃不抛弃,始皇帝还要求有关部门一定要做好事故的善后工作,并依法追究事故责任。始皇帝随后还看望了受伤的群众,相关群众表示情绪稳定。

3,李斯同学和原六国群众招开迎春会,表示只有坚持始皇帝的领导,才能遏制物价过快上涨的趋势,维稳是全国人民的心声。

4,赵高同学发明了变鹿为马的新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5,匈奴各地人民群众纷纷上街头,表达对于物价涨幅过快的忧虑,并认为单于奥黑二应该下台。


新闻播报完毕,广告后是国防技术大突破——蒙恬将军谈隐性马技术和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文工团胡姬表演。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第19章的一个有趣话题

posted Mar 6, 2011, 5:39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马克思主义认为,在资本面前,国家是无力的、不作为的。这是一个基本的假定,正因为这个假定,马克思主义不承认资本主义国家可以改造自身的矛盾,因而社会矛盾必然会加剧,从而最终以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形式结尾。

大家知道,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卡尔·波普是非常擅长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他以一个很简短的推理,进行了如下反驳:

假设国家是不作为的,也就是说“自由”的,那么工人必然为了自身利益,组织工会以罢工(本质是破坏劳动力供大于求)的形式,来争取利益。而同样因为国家的不作为,资本家会拥有同样的自由,反对、破坏工会,也就是保护、维持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状况,从而可以使自己继续进行剥削。Popper因此推论出,在这种非此即彼的情况下,国家或者偏向资产阶级,或者偏向无产阶级,总之必将做出某种行为;也就是说,国家的无力性、不作为性将无法维持,从而破坏马克思主义的这个基本假定。

当然,在21世纪的今天来重复这些话,未免有打落水狗的味道;不单是打落水狗,而且可能根本就是打死狗,因为现在傻子都知道国家是可以通过渐进的变革来改善社会矛盾的,也就是说马克思的错误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之所以把这个话题拿出来,是因为Popper所说的国家或者偏向劳方,或者偏向资方的这个矛盾很有意思。在现实中,国家确实必须要做出这个选择。那么究竟是维持工会,还是解散工会呢?有趣的是,事实证明了,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家总是会站在工会(或其他代表劳方的组织)的对立面上,也就是更坚定地维护既得利益阶级的利益。

PS:如果你根本就没有花上5、6年的时间学习《政治经济学》及其衍生的种种理论,或者你采用了狗熊掰棒子式的学习方法,那么你肯定不会觉得上述话题“有意思”。但是如果你具有一定智力水准,那么想象到上面的争论爆发在课堂上的情景,不免也会会心一笑吧。

Sony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对Hackers的诉讼

posted Feb 25, 2011, 8:24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Sony要做游戏界的Disney了。尊重知识产权是一回事,如果说Disney绑架国会修改法律的做法让人恶心,Sony滥用法律手段狩猎hacker的行为简直是丧心病狂。iPhone Jailbreak被宣布合法化的原因是法律终究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促进科技进步的。科技并不只是超级大企业牟利的工具,知识是全人类的财富。虽然人们已经用理智在某种程度上战胜了资本的贪婪,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丑恶的资本似乎又将卷土重来了。

虽然这么说有点严重,但为了人类的未来,希望Sony目前的所有诉讼全部遭到失败。不然现实真的会变成科幻小说描写的那样,某几个Big Cooperations在背后控制全世界。

PS:请不要忘记,当初如果没有toolchain,Apple是否会发布,或者说至少会那么快发布官方SDK还未不可知。从Nintendo、Sega到Microsoft、Apple,从未有大公司走的这么远,竟然对纯粹软件的hacker下手。Sony必将遗臭万年!

以下内容来自 http://www.ps3hax.net/2011/02/graf_chokolo-sued-for-1-million-euros-still-working/#axzz1EzGuXurN

In addition to the raid looks like Sony, SCEE is also suing Graf_Chokolo for a big 1 Million Euros for the release of all the “HV Bible”…but that doesn’t scare graf, he is still motivated to work on his PS3 developments.

To quote VIA his blog:

引用


graf_chokolo says:
February 25, 2011 at 7:22 am

Back  I don’t have a PC at home now guys, so i will post here only when i’m able. I will try to answer all your questions about HV and installing Linux. But expect some delays because as i said i don’t have access to the Internet all the time.

You know guys, you will say i’m totally crazy now, but i never slept better
than in the last 2 days  I don’t know how to explain this feeling but
i don’t care about those threats with jail and high money penalties, btw, SONY wants about 750.000 euros from me if i don’t cooperate  They don’t know me at all  I don’t care about it and they might double it  The higher is the sum the higher gets my motivation  They don’t understand what makes me tick. Money and even my life doesn’t mean to me very much without knowledge. I have a scientific mind and the knowledge is food to my brain. Without HV, Linux and FreeBSD kernel hacking my life is meaningless.

I miss my HV terribly  In the last 2 days i got so “hungry”
for more knowledge that i cannot control it anymore. I need knowledge and research, it has a huge meaning in my life. Jail or even death cannot hold it back anymore.

The SONY’s laywer asked me why i’m doing what i’m doing, because of my hatred for SONY ? He cannot understand why i’m doing it, because he is paid for what he does. I’m not. I don’t hold a grudge against SONY even now  Hatred clouds your mind, keeps you from more important things. I have a better use for my mind and knowledge 

So, SONY you failed again, you took my equipment but my mind is still free and you canot control it. You failed again. They are just tools, i can get new ones and will continue my HV reversing and bringing back PS3 Linux which you took from us. If you want me to stop then you should just kill me because i cannot live without programming, HV and Linux kernel hacking  You know who am i and where i live, so come and get me !!! 

And to prove it, i will reopen right now my HV reverse engineering page   And i will post my latest findings about Update Manager and BD drive here. Most of you know already that i was able to update CORE OS from Linux. And on the last weekend i tries to hel some PS3 devs with BD drive authentication and discovered some interesting stuff about it which i will post here.

And please guys, could someone post here a link to the latest version of my cloned Linux kernel. I need it. The last week i implemnted a updater for Linux and it was finished but the police got first before i could upload it. But do not fear, i have everything in my head  I can write it down again and show you how it works.

《让子弹飞》为何有如此众多不靠谱的影评?

posted Feb 19, 2011, 10:51 P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前些日子看Inception,豆瓣的脑残分析让我大吃一惊,后来发现原来是我孤陋寡闻了。大概是最近看的电影太少,因此看的影评也少,所以才不知道,豆瓣影评的质量非常之低。应该说,有质量的影评肯定是有不少,但排在前面的热门影评,无脑程度竟然如此之高,多少还是令人惊讶的。印象中以前在豆瓣看影评的读感并非如此,大概是热门电影,看的人多了,评论和评论评论的人的质量,因此到了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其实我倒是挺佩服那些,写影评的时候,竟然能脱离开电影本身,来意淫其“没有拍摄出来的情节”。电影中当然会有暗线,拿让子弹飞而论,故事发生在1920年、张牧之去过日本、黄四郎很可能是在日本暗中见过张牧之,这些并不算是脱离电影的分析。至于老二出城的时候马邦德在旁边这种情节,作为马邦德出卖老二的证据,多少也能拿出来论论。但是,建立在“老三戴九筒面具打张牧之”之类的根本没有的情节(其实再看一遍电影就很清楚了,拍的明明白白)的“老三挑头背叛”这种二百五观点,竟然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而且在网上一搜,这种弱智评论竟然还被转载了无数次,并被冠以类似“你真看明白《让子弹飞》了吗”之种种极具挑拨性的标题,可见大众的分析能力,简直是差得可怕。社会上竟然充满了这种智力水平的人,想想也是蛮可怕的。

关于Inception的一些解释

posted Feb 6, 2011, 5:38 AM by Leo - www.superarts.org -   [ updated Feb 7, 2011, 10:24 AM ]

一直没腾出时间,刚看这个片子,然后去豆瓣看了相关的评论。遗憾的是,排名靠前的解读中,很多有着非常非常基本的谬误(有个高斯fan还有西班牙眼什么的解读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明眼人一看便知,暂且不论)。其实上,听不懂英文没关系,对照剧本稍微看一下,就不至于犯太明显的错误了。我的剧本是在这里看的,是不全的,只有部分quotation。但引文并没有错误之处。

以下列一些流行的误读,为了方便,用FAQ的方式。尽量用台词来当作证据。豆瓣有些人士会以台词不可靠论来作为基本出发点,这种人就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坯子,天天抱着“辩证统一”的合稀泥思想,对这种人最好避而远之。


Q:法国大学的老头是Cobb的岳父?

A:这个问题纯属搞笑,但万一你真有这个疑问,那还是好好看看本文吧。此人是Cobb的父亲,操纵梦境理论专家,有可能也实际发展了操梦行业。他的儿子掌握了操梦能力之后,本来是要跟妻子一起探索人生的可能的(Ariadne和Arthur的对话中提到,操梦是“pure creation”,可以说是所有以创造为乐的天才的终极梦想之一)。但是遗憾的是后来发生了偏差,Cobb丧妻且自己被美国警方通缉,Cobb自己变成了盗梦贼(台词中老爸说“你最后成了贼”,儿子辩解到“你这理论也没什么太多的合法使用的方法”)。不管怎么说,Cobb身为第一代操梦专家,个中高手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

废话一句,写影评和分析的和操梦高手一样,都是创造党。另一种人则通常被称为伸手党。


Q:孩子在给Cobb打电话的时候,说过“(grandma) is shaking your head”,那么其实电影的现实就是梦了?

A:那么进一步推理,Cobb的老妈想让Cobb醒来?这样会引入两个新假定,一是做梦人可以和外界通过电话沟通,二是做梦人不会被唤醒。这两点和整个电影都是矛盾的,所以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台词应该是"She's shaking her head“。小孩说错了。

有的地方把这句台词就是写成了shaking her head,但我听确实是your,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bug。


Q:一开始Saito识破双层梦境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关于梦境层数问题的准备问题)

A:在第二层梦中,因为Mal在Cobb心中的投影Shade的破坏,行动被发现了。但Cobb靠自己的身手,成功地拿到了Saito的秘密。——注意Inception的一个基本设定,梦境中人们的物理和生物能力和现实一致,可以违反物理定律的是被设计出的环境。这个是影片设定所以不能较真,比如说既然有可能有反盗梦武装部队,那么为什么不设计隐形衣、空间弯曲枪、甚至“瞬间杀死所有反盗梦部队的道具”?实际上如果现实真有Inception那要么设计出的梦必须遵循和现实一样的物理定律,要么就能任意展示奇迹。设定本身是不严谨的(不过严谨了就没意思啦,假如梦和现实一样,还得上班挤公交,那么做梦干啥)。

但是Saito的秘密是不完全的,Cobb认为是因为Saito受过训练,但其实真正原因是Saito本身并没有值得偷的秘密,他自己是整个行动的策划者,目的是选出优秀的Inceptor。(Saito的台词是“这是一个audition”。)他一开始对Cobb的评价是行动成功但让他感到自己在做梦,因此其实是失败(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植梦而非盗梦,所以不能被发现是前提,这和Cobb以偷秘密为目的的行动完全不同,因此说Cobb失败并不公平。)但随后发现,Cobb其实技高一筹,他设计的是两层梦境,计划是在第二层偷不到,那就在第一层里用武力威胁Saito自己说出秘密。但还是被Saito识破了。

Saito识破是因为Architecture不好,用现实场景但没有再现所有细节,即地毯的质感(建筑师自己的台词中辩解说“我怎么知道他要用cheek去擦地毯”)如果不是这样Saito可能就真以为自己在现实,会受威胁说出自己的秘密了。——当然我们知道,既然Saito是策划者,那么行动本来就不会成功。这里的情节更大的意义在于引出梦境和现实的区别的可能性,这也是电影的主题之一。

总之,Saito虽然识破,但对Cobb的能力评价提高,最后决定使用他和他的团队。但因为他的任务的特殊性,一不能失败,二无法直接得知行动是否成功,所以对Cobb一直都挺友好的。(这个问题和回答更多是铺垫,在下面可以看到更多的相关问题,包括一些常见的误读。请继续阅读。)


Q:我听说如果以Inception故事为现实,那么下雨天是第一层梦,旅馆是第二层,雪地是第三层,Cobb、Ariadne、Robert、Shade所在的第四层,Saito变老的城堡是Limbo或第五层?

A:一开始正确,后面的完全错误。所谓几层梦境,是在Inception之前就计划好的,我们知道印度人和Cobb对话中提过,不是两层,是三层。这三层中要发生的事,即让Robert相信第一层是现实,引导他去探索教父的梦从而在第三层得到真相(其实是骗他的),细节临时有变化,但都是事先由Aradne设计好的。之后的就是Limbo了。也就是说,大楼世界和城堡世界是在一起的。具体见以下剧本,Ariadne在第一层梦中指出,Cobb“留下”了,然后去“find”齐藤。而且最后没有“lost”。

Arthur: What happened?
Ariadne: Cobb stayed. 
Arthur: To be with Mal?
Ariadne: No, to find Saito.
Arthur: He'll be lost. 
Ariadne: No, he'll be all right. 

只不过,是Limbo是第四层梦算是半对半错。见下面的分析。但把大楼层和城堡层分为两层,完全没有必要,所有台词都指向两者在同一层,而且从下面的分析中也可以看出,这样完全说得通。


Q:第一层梦中,死了会回到现实,第二层或更深死了就会进入Limbo?

A:另一个流传颇广的谬误。进入梦境是靠药物(镇静剂sedative),一般情况下,sedative可以构建设计好的、可共享的梦境。Cobb在一开始,构建了双层梦境,令Saito感到佩服,但我们同样可以看到第二层梦是非常不稳定的。具体表现是,第一层梦中的爆炸声和震动,会影响到第二层梦的稳定,最后建筑开始崩塌。这种情况对于盗梦来说没太大所谓,但要植梦就不行了,所以Inception使用了印度人发明并私下已经在使用的greater sedative。这种镇静剂的特点是可以用来构建多达3层的梦境且保持稳定(电影中第一层梦中的冲击到第二层就停止了,没有继续往下传递,当然理解这点同时要理解dreamer和architecture,不过豆瓣上对这点有靠谱的分析,暂不赘述),但副作用是,只能通过现实唤醒或药物失效才能醒来。具体要点在这段对话中都被提到过。

Eames: What do you mean he won't wake up? 
Dom Cobb: It won't wake him up.
Eames: If we die in a dream we wake up. 
Yusuf: Not from this. We're too heavily sedated to wake up that way.
Eames: Right. So what happens when we die?
Dom Cobb: We drop into limbo. 
Arthur: Are you serious?
Ariadne: Limbo?
Arthur: Unconstructed dream space.
Ariadne: Well, what the hell is down there?
Arthur: Just raw, infinite subconscious. Nothing is down there! Except for whatever might have been left behind by anyone sharing the dream whose been trapped there before. Which in our case is just you.
Ariadne: Well, how long can we be stuck there?
Yusuf: Don't even think about trying to escape until the sedation is...
Eames: How long? 
Yusuf: Decades! It could be infinite, I don't know! Ask him he's the one who's been there.

摘要就是,被大镇静剂催眠的人,梦中死去不会醒来,而是进入Limbo。和梦境现实1:20定律不同,Limbo时间要更长(推测是接近无限,也就是说在里面意识会一直持续下去,但生物规律尚在,会变老,最后老糊涂)。因为inception本身就是梦境共享的,所以在里面会见到前人在limbo中留下的建筑。其中人受冲击类的死亡之后,如果本来是做梦会回到上一层梦,比如富二代;如果上一层梦已经不存在会回到现实,比如卧轨的Cobb夫妇和后来的Cobb & Saito。老死的话是个特例,会以年轻的姿态重入Limbo,一直循环,最后会被现实的醒来终结。这样的结果是经历的时间过长,现实中醒来之后会忘记整个梦境(Cobb对重伤的Saito说的,when he wakes up his mind is completely numb,然后又说when you wake up you won't even remember that we had an arrangement)。不过并没有人这么醒来过,从Cobb的台词也可以看出,他并不确定这样会不会变成植物人什么的(他认为有这种可能性)。

简单地说,就是:

一般药物,梦中死了会回到上一层梦。上层Kick,下层强制唤醒,也回到上一层。两者等价。(盗梦行动中,Author被枪杀回第一层梦,Cobb被Kick回第一层梦。Cobb和Authur选择被杀死回到现实,Saito自然醒。)

特殊药物,梦中死了会进入Limbo。上层Kick,下层如果没有同时有Kick体验,不会被唤醒。两者完全不同。

Limbo中,受冲击死了会回到现实,或通过同步Kick回到上一层梦;老死之后会以年轻的姿态重入Limbo。上层Kick,下层如果没有同时有Kick体验,不会被唤醒。


Q:什么是Kick和同步唤醒?

A:Kick是失去平衡的体验。同步唤醒就是在不同层次的梦中同时拥有这一体验,从而直线返回到某一层梦或现实。之所以需要同步,是因为如果没同步上,会相当于什么都没发生。但因为有富二代武装队的存在,时间紧迫,Kick往往伴随类似死亡的体验,如果没同步上会直接死亡进入Limbo的。


Q:除了特殊药物中死了能进Limbo,还有别的方法吗?

A:可以一直往下做梦,到达没设计过的梦中就行了,Arthur说过Limbo就是未经设计的梦境。Cobb夫妇和剧情中Araidne他们都是这么进入Limbo的。显然,通过死亡进入Limbo,会失去记忆,最差的结果就是脑仁老糊涂。通过做梦进Limbo,不会失去记忆,知道可以通过自杀回到上一层梦中。


Q:Cobb在Limbo中是怎么找到Saito的?

A:没有直接交代。因为Cobb在海边被发现的时候失去记忆了,所以可能是,他在Limbo中一直找到老死,然后记忆清零,出生位置随机,最后碰到了快老死的Saito。(或者还有两个不太靠谱的解释:1、Cobb中了一刀之后意识模糊,然后在模糊状态下找人,越来越模糊,最后接近失忆的状态。2、慢慢死和老死类似……这个其实并非不太靠谱,但需要引入一个前提,不太好。

话说回来,两个人做同样的梦这事本来就很奇怪,所以Saito好几十年没发现破绽,一看到Cobb就想起来了,这并很合理的事。


Q:Cobb夫妇到底老过没有?到底是比喻还是真的发生过,为什么卧轨时他们都是年轻的?

A:这段故事的描述不是按照时间来的,所以比较晦涩。按时间来看,就很清晰了。他们一直在梦中深入到Limbo,在里面住了50年,其中Mal把自己的Totem锁到了保险柜里,拒绝醒来,认为这世界可以认为是真的,就这么过呗。相反Cobb认为这个世界是假的,先醒过来,然后你想当上帝再进来不就完了么。但是因为没有说出“觉得好玩以后再来”这个极有说服力的道理,Mal不同意Limbo不是现实。然后两个人慢慢变老了(Cobb提过的“我们一起变老过,只不过你忘了”,是因为Shade是他对Mal负罪感的产物,Shade不记得两人一起变老的美好事情)。老死之后,两个人以年轻的姿态重入了Limbo(重入次数不清楚,可能只有一次,因为记忆并没有丧失的太厉害——本来老死应该完全失忆的但Cobb和Mal是两个人,互相提醒就可以想起前因后果),然后Cobb找到了保险柜,进行了真正的第一次inception,也就是转陀螺。被inception的观念是,这个世界是假的。注意,所谓inception不是强加的,而是潜移默化的,所以Mal在潜移默化中同意了卧轨一起醒来。副作用就是,现实中Mal也认为“这个世界是假的”,最终发生了悲剧,让Cobb一直避而不谈Inception和Limbo的详情(虽然最后还是说了)。


Q:两个镜子是毛意思?有人说是拓扑、分形神马的……

A:想多了。先建立无限循环,然后打破镜子,让镜像变成现实,很简单地就能造出“无限”来(让环境自己制造自己)。单纯是好玩罢了,我在梦中能创造的话也会做类似的事。顺便说一句Totem只是观察它倒下的样子,片中说的很明白,也演的很明白,所有扯到空间的维数、分形什么的都是神棍,物理还没学好就像用数学把别人吓唬住。这种人其实都是傻逼。


Q:计算机中的递归、堆栈和本片有毛关系?

A:堆栈和异常是还凑合的比喻,但没比喻到Limbo层;我说过Limbo是可重入的,这个概念在计算机里没有严格的对应,勉强说的话是循环调用同一个程序,但这个比喻一点也不巧妙。至于递归,更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主要问题在于,循环、嵌套是很自然的思想,不用非要借助计算机术语表达,你跳绳就是循环,穿衣服就是嵌套,扯到堆栈、递归上干毛啊,吓唬外行人么。


Q:结尾的硬币……

A:打住。所有质疑结尾是开放结局,认为硬币不会倒下的,都是没好好看电影的。所有认为硬币倒下或者有没有戒指,不代表这就是现实的,你们可以用同样的理由质疑你自己的生活是不是真实的,最好仿照Mal的做法跳楼试试。想学点东西的,请去看看霍金的《大设计》(The Grant Design,英文版颇为平实,据说中文版翻译的不像人话),可以理解怎么定义真实,怎么理解唯物唯心哪个正确。比你自己瞎琢磨强多了。霍金的说法为什么比你的想法棒,甚至比圣经还棒?因为他的说法都有实验支撑,都有做出预言和证实预言的过程。(猜想性质的理论不包括在内,定义个真实性还用不到M理论那个层级。)

分析电影和物理类似,用尽量少且尽量是电影中给出的前提,解释电影中的所有现象。否则就不是分析电影本身,而是自己做二次创作了。


Q:这么说,我看过说Cobb找Saito是因为要让他见证inception的成功,这说法就不对了……

A:没错。Cobb找Saito,只是因为从没有人一直在Limbo里呆下去过,他怕Saito再也醒不来了,他自己也就会被抓住。动机很可能是自私的,但这里面也有风险在,他自己不也快失忆了么?所以Saito最后帮他,不是因为他完成了任务,而是因为任务没有确定失败了(看起来好像成功了,富二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其他人都是甜面酱面孔),而且Cobb够哥们,救了他一命。再加上最后的台词,观众都感动了,Saito能不感动,可乎。

顺便说一句,从Cobb醒来的时间看,小队在梦里和富二代分道扬镳之后,呆了大概一个礼拜之后一个个被Kick或自然醒了,然后把设备藏了起来,静待Cobb、Saito和富二代苏醒。


关于大设计:从光子到电子再到碳原子,都呈现类似的性质,难道再大点就不遵循相同的物理定律了?

1-9 of 9